多想再叫您一聲:父親

作者: 黃克國 張尊孝    來源: 伊犁森林消防支隊    日期: 2020-03-05

  “其實,父親在世的時候我很少和他交流,有什么事都愛給母親講,可是這次,我真的想和父親說句話……”新疆森林消防總隊伊犁支隊消防員霍騰飛哽咽地講著。2月1日,霍騰飛的父親霍文明倒在了抗擊疫情一線的戰位上。

  這場疫情爆發后,同為黨員的父子倆都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“戰斗”著。從霍騰飛的口中,我們知道了一位戰“疫“英雄抗擊疫情防控的點點滴滴。

  霍騰飛,是新疆森林消防總隊伊犁支隊的一名消防員,他的父親霍文明,去世前是山東省濱州市高新區青田街道黃河社區黨總支書記。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,霍文明作為社區的黨總支書記,始終奔波在疫情防控一線,連續加班加點的他,把最后的生命之光燃在了自己的工作崗位上。知道父親去世的噩耗后,霍騰飛不停地回憶著這幾天與父親的點點聯系,父親的話音還猶在耳畔,但電話那頭卻已是一片冰涼。

  1月26日,大年初二早上五點半,父親霍文明早早地起床了。按照父親的習慣每天上下班時,都要去爺爺家看看,細心的父親是爺爺和我們全家的精神支柱。家鄉冬天的早上還很冷,前一天晚上接到青田街道疫情防控工作一級響應的通知后,父親就把家里的事安排了一下,給爺爺送去了一大包過年備下的年貨,父親知道這場疫情阻擊戰可能要打很久,他也做好了長住單位的打算。

  疫情防控工作在一片消殺中開始了,到各村發放張貼宣傳資料、懸掛橫幅標語,組織包村干部開展入戶調查、隔離重點人員、領取發放防控物資,督導各家登記勸返點防控工作,還要跟物業、居民代表堅守在進社區的唯一必經路,對過往人員進行排查,不是本社區的原住居民和租戶,要勸導其盡快離開……

  時間到了抗擊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第四天。其實在春節前的一個多月,父親就一直奔波在外,他不僅調度安排整個社區的旱廁廁屋建設及驗收工作,還對轄區內貧困戶進行逐戶走訪慰問,幾乎沒有休息過一天,這是父親多年來的工作軌跡,不僅他已經習慣了,我們全家也都習慣了。從家里到青田辦事處黃河社區是父親非常熟悉的路。這條路,從當上這個片區書記開始,父親已經走了十幾年。可是,今年那條路注定是一條不尋常的路……

霍文明留給消防員兒子的信

  高新區青田辦事處黃河社區與其他小區相比,各方面基礎設施都比較薄弱,環境也更加復雜,父親在工作中不敢有一絲懈怠,從年三十開始,父親就帶領3名工作人員對社區居民進行挨家挨戶走訪,排查從外地返鄉人員,監測重點人員體溫、做好登記。

  “什么時候、從什么地方回來、坐了什么車、幾點到的家……”父親隨身帶的一個小本子里記得滿滿當當,這是他最貼身的遺物,想到這里我的心揪的生疼。我在想,父親的心里大概裝的最滿的就是群眾的事吧!

  排查過后,父親還要做好登記錄入工作,五十多歲的父親從電腦開機關機開始學起,還經過反復練習,現在的他戴著老花鏡操作起辦公軟件也是熟練自如。父親每天回到單位,都要打開電腦錄入,這些工作他從不交給其他年輕人去做,聽父親單位的同事講,他常說: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事,我不能因為自己不會就無謂地給別人增加工作量,這點我要跟我上進的消防員兒子學習!

  社區路口設置路障的地方離我家不遠,父親每天都要安排輪流值班人員。1月31日上午,父親和村里另一名社區工作人員在值班。有一輛外地車牌的車要路過,按照之前規定,測量體溫,體溫正常,登記放行。但是,社區剛剛接到新通知,鑒于疫情發展的新形勢,無論本地外地車一律不準通行。

  司機是我們鄰村的一個小伙子,正在與工作人員進行溝通,一看父親走過來,他兩眼放光,仿佛看到了救星一樣,一臉熱情:“叔,我是隔壁村的王剛啊!你不認識我了嗎?我這是濱州牌照的車,年前從市里回來的,實在憋得不行了,想出去溜達一圈”。

檢查村口執勤情況(監控錄像截圖)

  父親一臉嚴肅:“誰都不行,這是紀律要求”!

  “我就必須出”!那個小伙子對我父親吼了起來。父親態度堅決,卻顯得那么和藹,他苦口婆心地勸回了怒氣沖沖的小伙子。這個結局我能猜到,因為我印象中的父親從來沒有大聲講過話,他一向是那么謙遜溫和。父親每天的工作都是與人打交道,這是一個很難的事情,但這么多年父親幾乎沒有與別人紅過臉!霍騰飛在淚光中拼接著有關父親的點點回憶。

  其實我不是個孝順的兒子,在這之前,我根本不知道父親的工作這么辛苦,我仿佛從來沒有問過父親吃飯了沒?身體舒服不?工作累不累?我一直覺得父親是個鐵人,能為我們遮風擋雨,也從來不會生病……

  1月31日下午17時40分,父親在大街上和村干部在墻上張貼完疫情防控公告,父親一邊走一邊用手用力的拍打著頭部,走路時已經搖搖晃晃。村書記和村里的衛生員看父親頭疼得厲害,催促父親快去醫院看看。可父親搖著頭說,這幾天這么忙,哪有空啊,等疫情過去再說。可到了2月1日凌晨2點多,父親卻突然頭疼加劇,出現了嘔吐的狀況,但一切都晚了,4時20分,父親在濱州市人民醫院急救中心經搶救無效去世。

霍文明生前工作照

  其實父親去世的前一天晚上,我還跟父親視頻通過話,我看到他用手一直拍打自己的頭部,臉色也不太好,我就問他是不是著涼或者感冒了,讓他趕緊去檢查一下,父親卻說沒事,這幾天加班有點累,我勸他早點休息,沒想到這竟然是我和父親說的最后一句話。

  從今以后,我沒有爸爸了……

[責任編輯:杲均豐]
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66356
打麻将游戏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开奖结果 血战到底麻将技巧图 福建36选7开奖结果 黑龙江36选7走势图大星 快乐8开奖导航 吉林快三一定牛走势 今天快三开奖江西 四人单机麻将免费下载 广东十分快乐开奖记 江苏快三计划 pk10官网开奖结果 网赚团队是什么 老快3和值怎么玩 3分极速赛车计划软件 生活理财投资排行 欢乐捕鱼人老版本